您的位置:

首页> 科学幻想> 我们无法从卵中逃脱而出(01-03)

我们无法从卵中逃脱而出(01-03)

                (1)

  马车的木轮在泥巴地上沿着道路滚动,却无法掩盖住我心中的烦躁;不,甚
至因爲看见了我的路程受到天气延误,而更加的使人焦虑。如果我早知道事情会
变成这样的话,说甚麽我也不应该答应王都那边的要求,放下露亚一个人,自己
先回去的…

  想起露亚上次和我用通讯水晶联络时,提到『那男人』时的害羞样子,真是
让人咬着牙而几乎无法吞下去;虽然很久以前我就佔有过了露亚的身躯、也得了
她的贞操,可是我也知道…她从来都没有把我当作丈夫、或甚至是恋人来看待。
考虑到我们之间的关系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而我本来也打算就这样暧昧下去;
结果…在我们的生活中,出现了『那男人』。

  那个男人,听说是从…嗯…天上掉下来的…嗯、嗯嗯;事实是怎样我也不知
道,反正露亚她很好骗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不然我也不会早早在她孩童时期就
得了她贞操。可是也是因爲这样的个性,除了我以外的别人,要骗天然呆的她也
十分容易。从很久以前开始,家裏的人都早就有了个共识-露亚虽然真诚、努力、
有能,而且美丽,但继承家业的人绝对该会是我,而不是露亚这女孩-如果给露
亚继承家业的话,大概三天内就会让家産给人骗光了。

  在孩童时期,我曾抱着完全是色情的心情,趁大人都不在家的时候,哄骗露
亚整天裸露着身体来供我玩耍…而她直到今天,我们长大了以后,也还没觉得那
样的孩童游戏有甚麽不对。她的贞操,也是我藉由『医生游戏』的藉口来夺走的
…会被亲人用这种理由骗走身体的女孩,自然很难说是对性爱之事有所防备。说
实在,直到『那男人』出现爲止,我都还一直很庆幸,呆呆的露亚、从不觉得我
玩弄、抽插、享受她的身体有甚麽问题。只是现在,突然出现了那个她在对话中
不断提到的『那男人』后,我突然发现,自己最爱的女人是个天然呆,其实是个
很…具有着许多让人感到挫折的、并且充满了无限挑战性的…艰难…命运。

  甩甩头,我试图把杂念从我脑中挥走,并且把思绪放回赶车的杂务上。从这
边要回到家,理论上本来应该两天不到,但因爲上周暴雨的关系而使道路充满湿
泥,马车寸步难行;只有在这种时候,我才会后悔说,爲什麽我没有把马术学好
…不然这种时候,自己先骑着有着四条腿的马,回家好好照顾露亚,也比和四轮
的马车一起,困在这种泥地裏好。

  我和露亚住在一起;这也是当然的,因爲露亚是我的亲生姊姊。我很想把她
当作是自己的妻子,不过露亚显然连『妻子』的『妻』都不曾想过;和她之间的
乱伦,从我们都还是孩童的时期就开始了…是我,爲了满足自己的肉欲,对亲生
姊姊的露亚发起的。但是我想,露亚从来不觉得那是乱伦吧…只觉得那是家人之
间的亲暱游戏。而我本来一直觉得,保持这样的关系也无所谓的…直到…啊,是
的…『那男人』突然出现,打乱我与露亚的生活爲止。

 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,露亚在我面前,露出恋爱中的少女般的神情…对『那男
人』给的一切形容,都是正面的、大讚有加的褒词。她那雪白的脸孔,也涂上了
层充满跃动和血色的嫣红;喜悦,对女孩子而言,是最美的化妆品…只是…那样
的笑容,爲什麽不是对我!

  露亚的身体,还有露亚的眼神…!清纯的、无知的,淫蕩的;什麽也不知道,
但却在我的手指下发出愉快声音的女孩,我的爱人的亲生姐姐…边挥舞着马鞭,
我有一瞬间幻想起在自己鞭下痛叫着的,是我那位天真的爱人。她那美丽的身体,
健康而清楚的线条,碧绿的眼睛以及淡白色的肌肤…还有我在和她的各种游戏中,
曾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。啊,啊啊!…虽然大概只是我的想像…但是在上次的通
话中,我似乎是、曾经看到过!那个私密的,想在我眼前掩饰、却因爲无知而不
知该如何隐藏的,害羞的潮红!

  我知道,露亚从来没有把我当过恋人看…我是她的家人、最重要的血亲、从
最幼小的时候就在一起的最好伴侣…但是,也仅仅而已。我曾经以爲,曾佔有过
了她的身体、也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密的伙伴的我,就这样等于有了她的一切…
没错;就算不可能和她举行婚礼,就算我不可能让她成爲我的妻子、也不可能让
她把我当作是自己的男人…只要这样,我本来应该就…只要拥有她的一切,那我
就能爲了那乱伦的血亲禁忌,在无辜的大衆前掩盖一切-

  …但是,还不够!在我们之间…出现了那个男人!

  说自己是什麽…从天上掉下来的,传说中的勇者!

  这样的愚蠢谎言,只有我那天真无知的露亚,才会相信!

  …而现在,在她身边,出现了除我以外的,第二位大骗子。

  …请留在我身边吧…不要离开我……拜託。

  …拜託。

  我边在雨中,挥舞鞭子打着马匹,边如此咬牙想着。

  不过天不从人愿,车走得很慢;在我身边附近跟着的女仆,很好心的建议了
我该停止了,不要伤了马匹…毕竟在这样的天气下,再怎麽努力也只有这种程度。
…可恶,这种事情,我啊当然知道!…只是,只是…!

  …过了一段时间,发洩过了怒气以后,我终于松手,放下了马鞭。

  对我周围的人而言,现在的我看起来像是怎样呢?归心似箭?大概是吧,毕
竟我是如此的不断努力催着所有人要快点回家。可是,我如此想快点回家的理由,
又会被解读成什麽?

  …哈,哈哈。

  想到了这一层面以后,我突然失去了想要继续赶车的动机;倒不是我不在乎
露亚了,而是一想到我现在的着急,在别人眼中会被解读成什麽模样,就觉得全
身无力。

  想想,其实应该不是很难理解吧;在别人的眼中,在无法理解我与露亚的情
事的那些女仆眼裏,我啊…果然是被看成是爲了,因爲在意那位『传说中的勇者』,
所以才这样吧。

  我周围的这些人,是不会认爲我和露亚间有甚麽关系的;但是对于那位『传
说中的勇者』,我周围这些仆人肯定都很有兴趣,所以我大概也会被认爲是对
『勇者』有兴趣吧…

  确实、确实;在我们家乡,属于我们家族的那个领地上面,最近几个月来是
不断的出现了许多莫名其妙的怪物。凭着刀、剑、弓矢和魔法,我们勉强有取得
一些成就,但失去的却毫无疑问的更多。说起来这次我被迫离家而前往王都,也
是因爲家族领地上出现来路不明的怪物,才不得不用次期当主的身分,前往进行
报告的。说实在,报告本身很顺利-王都那边也发给了我们许多的物资-但却因
爲需要搬运这些物资,而又使得我的归途延迟了。

  是否能丢下这些物资,然后自己先行回家呢…倒回马车的座位上,我如此想
着;毕竟家裏来了一位『传说中的勇者』,作爲想先快点回家的理由肯定是足够
吧。但是、我毕竟是被期望作爲次期领主的贵族继承人,这样丢下跟随着自己的
仆人,而只有自己先走,还是…

  …不。我在想什麽呢。

  把头往后仰,看往乌云密布的天空;远方打起了雷声,在地上照出我的光影。

  那只是我的影子,而不是我。

  我不是我,我只是我的影子;是个戴上了假面具,然后奸淫着自己姊姊的恶
人。

  我是虚僞的影子…是个藉着不断编织出谎言来,矇骗着姊姊,也矇骗着世人
的大谎言家;这是我很小、很小的时候,第一次意识到露亚这个这麽美丽的女孩,
居然是我注定要在一起的血亲以后,就决定好了的…是的;我,在心中决定好了
的愿望,只有一个。

  我想得到露亚;所以,我的一切,应该也都要是,爲了露亚。

  之所以成爲优良的领主候补人,也只不过是爲了确保露亚这个,和我属于同
家族的、至近血亲的安泰罢了;那如果露亚受到了危机的话,继续当优等生又有
何意义呢?

               所以我说-

  在我身边的,诸位仆人听好-

  -你们的主人,我,要丢下你们,自己先行回家了。

  在我如此宣布以后,没人反对…是啊;这些仆人,只要不是瞎子,大概都看
得出来吧…?我在这一路上,特别是在从露亚那边知道了『传说中的勇者』的事
情以后,是多麽的急着赶路…加上我平常在领导她们时建立起的权威…其实要滥
用权力,也不是那麽难的事嘛。

  于是我能够率先脱离大队;由一个比较懂得骑马的仆人带着我,先从车队中
调出一匹马,载着我先行。本来作爲领主候补,丢下自己的属下是不应该的-不
过因爲勇者的传闻,所有人都觉得我想先走是很正当的事…啧…想走是想走…不
过其实是爲了露亚就是…

  不过就算我如此的脱队先行,在这样的路上,还是不可能今天之前到家的;
没办法,只好和我那位忠心的骑手一起,在赶路了一个下午以后,先找地方投宿。

  如果是在这边投宿的话,照这裏离家的距离,明天这时候我应该已经回到家
了吧…在走入旅馆裏面的时候,我是这样的想着的。检查了一下旅馆的服务,果
然有设置通讯水晶…这东西没办法随身携带,真可惜;不过、但是,只要投宿的
地方有提供,那我就心满意足了。

  在洗过澡以后,我换下湿衣服,然后拿出钱币,找到了通讯水晶的投币口;
作爲贵族家的继承人,这点财産还是有的。边想着露亚的事情,我边输入露亚房
间裏的方位。只要能够啓动我面前这个水晶,就能和露亚连络上…而我心中的担
忧,也许就能得到缓解…吧?

  结果,当我输入完以后…

  …出现在我面前的魔法投影,显现出的事实、几乎让我叫喊出声。

  透过水晶的投影,我看见露亚,和一个不知名的男人,一起在露亚的房裏;
我家的水晶,因爲我自己的心思,直接设了在露亚的房间裏,所以只要一连上就
必定是直接通到露亚的卧房裏面。然后在这样的影像裏,我看见一个、不认识的
陌生男人,正坐在露亚的床上,和露亚是肩对肩的侧靠在一起,还把她给用一只
手臂、给轻轻抱在自己身旁,脸颊也互相靠得很近,嘴在不断的移动着,不知道
在说些什麽。

  可恶!

  我愤怒的往水晶-几乎是要往水晶了,不过在最后一秒改变方向,往设置水
晶的桌上大力敲下去-发洩着怒意。那个、那个…!放开你的髒手啊,该死的自
称『勇者』!…在那边的,那个是我的女人、我的姊姊,我的露亚!不是你这种
人可以摸到的!

  在我身旁的女仆-她骑着马载我先行过来-对我说了些东西;大概是劝我该
怎样怎样的说话吧,不过我当然一点也没听进去。那个男人的脸孔,和露亚实在
靠得很近;因爲两个人是背对背的靠着我的,我看不见他们的表情,却知道露亚
耳朵后面开始红了起来。可恶、可恶!那是露亚她,在害羞时候的象徵…在这个、
在那个陌生男人前面,脸红个什麽啊!

  …我朝着影像,忘我的大喊,但是声音当然没有传过去。通讯水晶这东西,
做爲远距离的魔法通讯道具,最大的缺点就是无法传递声音。我手边当然有旅馆
準备的纸与碳笔,专门是给能出钱租用通讯水晶的人使用…但是…但是…

  …我的手握住了碳笔,但那握紧成拳的手却在发抖。

  通讯水晶的最大缺点-没有声音;只要露亚或那男人,或是任何使用通讯水
晶的通话对象不主动转过头来,看往水晶的方向的话,就不会有人注意到水晶正
被使用着。隐私权…虽然说也不是没有人考虑过这东西,但呆呆的露亚并不在乎,
所以就在我的私心下把水晶设到了她的房间裏。结果,现在给我看见的,却是…
被陌生男人搂在怀裏的,我最爱的女人。

  碳很软;碳笔碎裂开来,把我的手心染黑。

  …男人对露亚不知道说了些甚麽,然后、把自己另外一只手,伸进露亚的衣
服下面。从这水晶的影像看过去,男人的手是直接从露亚的腰间探入,然后一直
往上摸。这样的摸法,虽然我因爲看不见正面,实在不知道那男人的手可以碰到
什麽程度,但就我自己的经验…露亚那对白嫩柔软的丰胸,只要男人想要,大概
就都、已经陷入了魔爪之下吧。

  靠在露亚身边,男人边摇晃着身体,边不停的在露亚耳边说着话、还不断着
在戳揉着她;我听不见男人的话语,但却只看见露亚她那越来越红的耳根。也许
是我的错觉,但是我好像也在露亚的后颈上,看见了一颗颗正慢慢渗出的汗珠?

  露亚,不懂得拒绝别人;这种个性,我已经利用过她好几次了,但亲自看见
别人也利用了这种机会,还是让我心如刀割。我手中本来握着的那个碳笔,这时
候已经被我捏成粉碎了,但我所想起的却是露亚乳房摸起来时的触感。柔软是相
同的,但却没有这麽易碎,而是坚定的就在那裏、恆久不变般的美丽…嗯…唔…
是啊…如果,不是正在别人手中被捏着的话…

  露亚的乳房是美丽的,但现实中的我却只能握着粉碎的碳笔粉末;男人和露
亚之间,靠的非常相近,而且身体还一起不断的晃动。我只能看见两人的背影,
但有甚麽理由会让那个男人收手,不会趁这个机会,继续大摸特摸我的爱人的身
体呢?这两人,如果转过身来,看见我在通讯水晶裏的显像的话,我就…啊、啊,
不…我真的想,看见露亚现在的神情吗?

  在我身后的女仆,好奇的问了我一声「怎麽了?」这样的话语;女仆她,也
是能看见露亚和那男人的影像的吧…不过我知道,这女仆和露亚一样,也不懂男
女之间的性事;我曾多次就在这女仆面前和露亚亲吻,但这女仆都也没有裏解,
只是一直觉得那是家人该有的交流而已。和露亚一样,一直以来我都很庆幸她们
的天然呆,只是在这种时候…在这种时候…突然出现了个天上掉下来的男人的时
候,特别让我感到,这些女孩的无知…

  这时候,男人进行了下一步动作…他突然用力,就把露亚给推倒了在床上,
然后跨着脚,就骑了在露亚身上。这两人是侧着躺下的,所以我现在当然都能看
见两人的侧脸。露亚她,就和我想的没有差多少,是满脸潮红着的、带着无知与
期待、天真与漾蕩着的,看着跨坐在自己身体上方的男人的;而男人…当然,除
了带着得逞的笑容以外,还会是什麽表情呢?

  男人那只探进露亚衣内的手,确实是正摸在露亚的丰胸上;在把露亚推倒以
后,男人便再也不需要在衣内乱摸,而是大大方方的就把露亚的上衣掀起,玩赏
起了她的身驱;男人的手,现在不需要一手抱着一手乱摸,而是可以两只都放在
露亚的胸部上,开始享用了。我无法听见他们的声音,但是露亚脸上那渐渐放蕩
的表情、双方不断滴出的汗珠,还有男人那越来越快、露亚却完全没有抵抗的动
作,都让我越来越担心…

  …结果这时候,视讯突然断了。

  这是当然的-看着断掉的画面,我知道这其实只是钱不够了而已;因爲在投
下的时候,我也并不知道露亚有没有在水晶对面,而只有投最低的费用-对任何
使用水晶的人而言,一开始只丢一点钱来确认对面有没有人在,是谁也知道的常
识。如果是正常的通话的话,这时候应该轮到我,再把钱币丢进去魔导器裏才对
吧…可是…我…应该吗?

  我确实,是从钱袋中拿出硬币了,但那只手却放在空中,无法把钱币丢下;
通讯水晶无法传递声音,就算我再丢钱下去,难道要我继续看自己最喜欢的女人,
继续被那个不知道从什麽地方出现的男人,在自己的闺房裏、无知的被奸淫吗?

  …我的手,没办法把那枚硬币丢下。

  没有什麽物理上的理由…只是、只是…

  「-怎麽了吗?」

  那名一直在我身后的女仆,因爲无法理解我在做甚麽,而拿着钱袋、边戳着
我,边好奇地瞧着我。大概是、想知道,我愿不愿意继续投钱吧?像这种对面确
实有人,但是对方没注意到的状况,不管是继续投钱等对方注意到自己,或就此
放弃,都是很合理的。只是、只是…我,该怎麽说…该怎麽…自己的亲姐姐,最
爱的女人,就在萤幕的另一边,被人这样奸淫…

  -女仆对我,笑着说了些不知道什麽。

  -她根本不懂!

  -她和姐姐一样,不懂男女之事;她也和姊姊一样,完全无法理解我的心情。

  所以,忠心的女仆才能、明明刚刚看过露亚被奸淫,却还能像现在这样,非
常自然的,旧站在我后面,很正常、很自然的,说着家常事,在努力的想鼓励着
我,说什麽、说什麽-

  「-看起来,那位『传说中的勇者』确实是,很与衆不同呢?」女仆,有点
红润的、那像是苹果一样的脸孔,可爱的酒窝…却是如此的,残酷的话语…「看
露亚大人,在那位『勇者』大人面前,似乎也是很开心的样子…说不定我们领地
上面的那些怪物,真的都被『勇者』大人给解决了呢?啊、真是太好了,不是吗?
真想早点回去,和您一起见到『勇者』呢!」

  -给我闭嘴…!

  女仆期待着改变。女仆期待着变化。女仆期待着救赎。女仆期待着英雄。

  我甚麽都不期待;在我这饥渴而虚无的心中,所需要的只有-

  -女仆在被我压下推倒到床上的时候,眼神中没有半点恐惧,只有纯真的疑
惑。

  她不懂我在对她作什麽、她不知道我想对她什麽、她也不懂我想对她作什麽。

  这个无知的眼神,和露亚第一次被我推倒的时候,好像。

  我就知道。

  这个世界的『女人』,你们都一样。

  随着女仆的衣服被我剥取乾净、随着我的手开始在她的乳房上肆虐,这天真
的、属于我的专属仆人,终于开始了、她这辈子第一次的,那属于女人的媚叫。
如同孩童般的无知、却有着少女初嚐禁果的喜悦;本该生出孩子的阴道,现在却
成了充满淫水的、我的玩物…

  …我知道我在做什麽。

  我只是在,这个天真而对我唯命是从的女仆身上,想找回露亚的影子而已。

  因爲刚刚我看见的影像,让我心裏不断的恐惧着,自己说不定就要失去她了
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